小李飞刀_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变身系列 >

小李飞刀

时间:2018-01-10 03:18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1.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飞刀小李,就是这样的一个江湖人物。 平常的日子,不出远门,倒也逍遥自在,只要有贵重的镖货,运送至内陆的某大城市的员外家裹。 他就必须永远暗地的

1.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飞刀小李,就是这样的一个江湖人物。

平常的日子,不出远门,倒也逍遥自在,只要有贵重的镖货,运送至内陆的某大城市的员外家裹。

他就必须永远暗地的保护这批贵重货物,平安到达目的地,他的责任才算尽到,否则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余地。

不过只有大风大浪,险恶的场面,他才出头露面,摆平这段纷争,当然以他的功夫,能和他打成平平的人少之又少。

他永远是一副白面书生的打扮,先一天在镖车的前面大路小径,踩探消息。普普通通的江湖盗贼,他知道镖头和趟子手足可应付,小李绝不露面,不愿让别人知道他在暗中保护着这批货物。

他在镖局子襄没有什麽名义,算是一个客人的身份地位。小李的三顿饭,都由东家太太伺候着,按时间,分别由老妈子和丫头送来。

偏院外面是一条胡同,另有一扇门,供小李出入,门上有锁环,小李出门,上了锁,不回来吃饭,招呼一声,就可以了。回来晚了,打开锁进院,也不必惊动主人。

这天下午,东家王三来到偏院。在厅房中,分宾主坐下。

东家先说了话:“李相公,后天有一批货物,要走远镖,您请辛苦一趟。”

由於小李总是书生打扮,镖局里的上上下下的人物,都尊称他为相公。

“谈不上辛苦,到哪呀?”小李说话,倒是很客气。

“到浙江杭州,送货到巡抚衙门。”

“路不近啊! 那天起镖?”

“後天中午起镖,您得先准备一下。”

“那我后天一大早,就先上路,老东家,您跟手下人吩付一下,好了。”

“那我先谢谢您哪。”

“老东家,您还跟我客气什麽?”

老东家声音放低说着:

“今天和明天晚上,有两个姑娘伺候您,都是一等一的货色,保您满意,享受两天,一出门,辛辛苦苦的,在小镇小店上,也找不到这种货色?”

“是哪家的姑娘?”

“王大妈那?,才从扬州弄来的两个嫩货,昨天我到她那一提,她愿意让您尝个新鲜劲,今天晚上来的叫春江,明天晚上来的叫美香,人我是都看过了,保您满意。”

“是不是从我这个胡同的院子进来呀?”

“老规矩,从胡同的门进来,也从胡同的门走,王大妈会派人接送。”

“那我就承情了,以後再谢。”

“钱都付清了,您玩高兴了,给点赏钱好哪!”

“您太费神了,真不敢当!”

“这一趟走远镖,您得先痛快的玩两天,这小意思,平安顺利的回来了,我再给您找好的!”老东家又说了两三句闲话,告辞走了。

小李已经二十八岁了,还没有娶老婆,因为他挑选女人很严格,从来不肯将就敷衍。再说人在江湖,出一趟远镖,就是半年左右,他也不愿意留着娇妻,独守空房。

更何况江湖风险太大,随时都可以送掉生命。就这样,他把婚事,就误了下来。

从十八岁开始,到今天二十八岁。

在这个整整的十年中:北地胭脂.江南佳丽,两湖女儿,凡是顶尖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他也玩得不计其数了。

在江湖上,他凭着一把快刀,三把小飞刀,很少遇见对手。在床上,他凭头三下的锐利攻势,每一个女人,都要被他征服,称赞他的床功厉害。

就凭这两样功夫。他获得了飞刀小李的称号。若从外表上来看,他是文质彬彬,谁也看不出他具有什麽功夫。

五大妈在北京城内,开了一个私窑子,是一个手腕高明的老鸨子,和地面上有交情,这个私窑子,也就始终暗地营业,没被取缔过。

窑子裹的姑娘,都是南方人,除去有一个漂亮的脸蛋,在各方面也都要高人一等,绝对可以保证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

王大妈时常给小李送姑娘来,一次住夜,价钱就很贵,小李从来不在乎这些钱。

但是都必须是最漂亮的姑娘,王大妈知道他的脾气,从来没叫小李失望过。

九点多钟,小李听见有人敲门。他走出去,打开门,从一辆骡车上,走下来一老一少,两个妇女。老的常送姑娘来,是老张妈。少女无疑问的是春江姑娘了,三寸金莲,轻盈婀娜。

由老张妈搀扶着春江,走进院门,到了厅房。

“这是春江姑娘,由我送来了,李相公,请多担待呀!她是第一次出来陪客人住夜”老张妈陪着笑脸,向小李介绍着。

“麻烦你哪﹗老张妈,明天一早一块给你赏钱吧﹗”

“那我先谢谢您哪!我走啦﹗”

老张妈又在春江耳边,说了几句话。小李把老张妈送出院门,把门关好,上了锁。

走进厅房,看到春江还站着。“姑娘请坐。”

隔着一张方桌,两个人对面坐下。在煤油灯的灯光下,小李仔细的看着春江。果然不错:杏脸、桃腮,柳眉,粉颈,三寸金莲。

天气热,仅仅穿着薄薄的纺绸短褂、长裤,翠绿色上下同色,卸又镶着红边,胸部微挺,柳腰细细,清水脸儿,没有脂粉,却在脸上有红有白,樱桃小嘴,贝齿雪白,十分俏丽。让小李很感到满意﹗

春江被小李看得很不好意思,轻轻的说:“相公你怎麽不说话,净看人家呢﹗”

“看你很中意,就多看一会﹗”“今天晚上,还不是由你看个够?”

“话说得不错,现在咱们就先聊聊。”“相公还没有娶太人呀?”

“还没有娶老婆,春江!你来北京多久哪?”“还不到一个月。”

“多大岁数呀?”“十八岁,命苦,干了这一行。”

“这一行也不错,碰上我,有乐子﹗”“有什么乐子吗?”

“在床上有乐子呀﹗”春江听了,满脸通红,含羞着说:

“相公﹗等会上床,你客气点﹗”小李看到春江说话的神态,知道这是个嫩货。今天晚上真有乐子了,他就喜欢这种嫩货。

“我对你只能有一半客气。”“那为什麽吗?”

“到了最後,就不能客气了,男人的事,你还不清楚吗﹖”

“男人的事,我怎麽不清楚,到时候,我多忍着就是了,总伺候得让您满意吧”

我也不会不可怜你,这一点,你放心,不能支持,就说话,也别强忍着。

“你体恤我,我好高兴。现在陪你上床吧?””你不要洗洗呀﹖”

“我洗过来的,房里还有水和布块吗﹖”“都准备着有﹗”

“那在完事後再洗,再用好了﹗”小李又把桌上的油灯端着。

两个人一同走进卧房。小李把灯放在床前的长条桌上。又把原在长桌上的煤油灯点亮。全屋子裹,显得非常光明。在灯光晶莹中,小李抱紧春江。

南方女人天生的,在肉体上,温柔光滑细嫩,娇小玲珑,曲线美妙,自然具有淡淡的香气。温香暖玉在抱,小李自然感到非常温馨。

他把春江抱起,轻轻的,柔若无骨。他知道今天晚上,必须一刀一下留情了。

他向春江说:“春江,今天晚上对你一定留情。”

圆圆的乳房,细致柔软,温暖滑腻。

“春江﹗这对乳房摸起来很过瘾。”“你多摸摸,多过过瘾吧﹗”

“春江﹗摸摸我的好吗﹖”“我好怕﹗”

“怕什麽呢﹖”“怕把它摸大了﹗”

“你不摸,它也会大,摸几下吧﹗”春江一双小手,往下一摸,吓了一跳。

因为那根大鸡巴,已经变得又粗又大了。

“相公,你的那麽大,怎办吗﹖”“你说怎麽办呀﹖”

“太大了,放不进去呀﹗”她更抱紧着他的背部,抚摸着他的肉体。

小李看她脸上的表情,有一种渴盼的神态,和需要的春意。

大鸡巴在洞囗,由於淫水的泛滥,龟头已经伸进去了一部份。小李起身﹐抱着春江的大腿。只听见他连叫三声:杀,杀,杀。

接着大鸡巴,连着三下,真是快加飞刀,每下插了进去,用力抵住花心,拔了出来,再插进去。

就是这三下﹐春江连声叫着:“哎呀﹗哎呀﹗哎….啊﹗我的妈呀﹗”

大鸡巴暂时停止进攻,大鸡巴仍泡在小穴。小李再趴在春江的身上。

“好厉害呀﹗这三下。”春江畏怯着说。

“春江﹗知道我在江湖上的外号吗﹖”“那我怎麽会知道﹖”

“江湖上人称飞刀小李,凭三把飞刀,少遇见对手,在床上玩女人,也是先用三把飞刀,三下又快,又急的入了进去,叫女的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你对每个女的,都是这样﹖”“没有例外。”

“以後呢﹖”“以後要看情形,再作决定。”

“对我呢﹖”“就是这三下,以後不会再快,再用力啦﹗”

“你这样说,我才安心,刚才这三下,真吃不消,我怕你就这样入下去,那我就要叫救命啦﹗”

那个紧紧的,窄窄的嫩穴,包果着大鸡巴。润滑的阴道,顺利的入着,真舒服,真享受。他又一面看着春江,乳房坚挺。雪白的胸部,分泌出微微的香汗。

春江一脸满意的娇娇的神态。sosing.com最初她不好意思叫,只有哼哼的呻吟着。

她充分享受着大鸡巴入小穴的快感。实在入得太舒服了,时间又长。

春江忍不住,娇媚的叫起来:“哎哟﹗太美了﹗大鸡巴真会入穴呀﹗”

“小穴被大鸡巴入得好舒服﹗”“好哥哥﹗小穴里入得好痒啊﹗”

“相公﹗你真是个会入穴的大鸡巴﹗”

“今天小穴叫你入了,一定会想你这根大鸡巴的﹗”

“哎哟﹗我的妈呀﹗真是个好鸡巴﹗”“大鸡巴哥哥﹗我好爱你呀﹗”

春江一面叫着,同时摇腰摆动屁股往上迎凑。配合着小李的入法,希望鸡巴快点,再多用点力往里面入。这是女人挨入的一种生理上的自然反应。

小李知道可以快攻了。他把架着春江双腿的手,改成按在她的稣胸两追床上。

支起身子,大鸡巴变成直起直落。

先慢後快,可是速度仍有个限制。他不愿意伤害春江,叫牠受不住。就这样,春江也已经感到有点吃不消了。

一阵快攻,她急促的呼吸着,叫着:“相公﹗你又用力啦﹗又快啦﹗”

“哎哟﹗入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春江的小穴,让你入啦﹗你尽兴入吧﹗”

“哎哟﹗我的妈呀﹗真舒服痛快哟﹗”“哎哟﹗我不行啦﹗我要流啦﹗”

春江全身颤抖,阵阵酥麻,达到顶点。她泄出了大股的阴精,头一偏,斜躺在枕头上。小李不忍心再用快攻,却又要再挑逗起她的性慾。

改用旋转,转磨的方式。大鸡巴不抽不插,就在花心上玩弄着。

春江虽然不再受到大鸡巴快入,快攻。大鸡巴在花心那里,不断的磨辗着。却更难忍受,却更感需要。究竟牠还年轻,体力很快的恢复。她又变得浪浪的,嘴里不停的叫着﹕

“大鸡巴哥哥呀﹗你好会整小妹子呀﹗”“小穴好难受,我要大鸡巴入小穴﹗”

“亲哥哥﹗浪鸡巴﹗你也浪入几下吧﹗”“我好想啊﹗大鸡巴用力入我呀﹗”春江撒娇的叫着,又一面摇摆着屁股。

“春江﹗你不怕我用力入啊﹗”“我不怕哪﹗我要你这根大鸡巴﹗”

“那我下床,老汉推车﹐要用力推呀﹗”

“我让你用力推,可怜我,别太凶狠﹗”

小李下床,春江很快把身子横躺过来。自然的分开两条大腿,抬的高高的。

小李把粉腿扛在肩上。三寸白瘦的小脚,勾在小李的脖子上。小李用手抱紧修长的大腿。大鸡巴一滑,就插了进去,全根尽没。

春江舒服的浪叫:“哎哟﹗都插进去了,顶住花心了。”

小李还是慢慢的轻插了几下,淫水大量泛滥。这才开始用力,一直快入,但见:

大鸡巴如飞刀,飞似的插进去。飞似的拔出来,又快又急,带出淫水。

带出微红的嫩肉,大小阴唇忽合、忽开。随着大鸡巴的快入,洞口也快的开合。

入得春江嫡喘连连,咬牙忍受。又是舒服痛快,又有点吃不消。

究竟舒服超过一切,一脸欣悦神态。女人被入得舒服了,自然会在脸上显出骚劲。

春江被入得要死不活的,飘飘然如同升天。

她又忍不住叫着:“哎哟﹗这一阵子好痛快﹗”

“大鸡巴哥哥呀﹗我爱你这根大鸡巴﹗”“哎哟﹗又不行了,又要流了﹗”

春江第二次泄了。大鸡巴已经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因为小李也动了真情,不愿稳固精关。继续的狠入下去,叫春江受不住。小李怕他受到伤害,因为这是个嫩穴。而且她也太可爱,他不愿她发出告饶的声音。

接着几十下快入。小李叫着:“春江﹗大妹子,我丢给你了﹗”

春江感到有一股浓浓的热热的阳精流在花心深处。她动也不动,闭着眼睛承受着。

她感到鸡巴变软,变小,她让大鸡巴就泡在肉洞。小李又趴在她的身上。

2.

轻捏着她的粉脸,用一种怜爱的口吻向她说:

“春江﹗谢谢你﹗你太叫我满意了﹗”“你不必谢谢我了﹗我应当多谢谢你﹗”

“为什麽﹖”

“我也不是傻子,你的大鸡巴,刀下留情﹐我能不领情啊!刚才玩,你根本没有完全用力,这点我知道﹗”

“你能领会出来,算是你认清我了,刚才我大概只用了六,七成力量﹗”

“哎哟﹗我的妈呀﹗你要用上十成的力量,我还吃得消啊﹗”

“你一定吃不消,可是我亦不会那样做。”“是不是看我很嫩﹖”

“不完全是嫩,而且太可爱,就舍不得用足力量了﹗”“那我就更该谢谢你哪﹗”

春江抱紧了小李,甜蜜热情的说﹕“相公,亲我﹗”

春江的樱唇撅高,红红的,十分娇嫩。小李把嘴凑上去,四片嘴唇贴合在一处。亲亲热热的吻着,好久才分开。

小李下床,顺手又把春江拉了起来。原在卧房裹,早准备好放着水的小澡盆。

春江先替小李洗乾净了鸡巴。她自已也一再的洗着,洗擦乾净。

双双上床,盖着被单,进入梦乡。刚才那一段时间,玩得很长。

两个人一觉,睡到天亮。春江先醒来,一看天已经亮了。她轻轻的准备下床,她必须梳洗,穿好衣裳。等到七点多钟,老张妈要接她回去。

她还没下床,小李醒来了,也知道不能再玩了。他舍不得她立刻下床,赶快把她抱着。亲,吻,摸,捏,揉.磨她的全身。

把个春江弄得痒痒的。小穴更痒,泛出淫水。

“相公﹗不能再摸了。”“我舍不得你走﹗”

“我也舍不得走哪﹗”春江用一只小手,握着鸡巴。

“你再摸,我就想叫它入进来了,你摸摸这个吧﹗”

春江双腿一分开。小李用手摸上去,已经潮湿湿的,淫水在流着。

“实在没时间再玩了,以後还有机会。”

“以后再叫我啊﹗我愿意陪你,下一次由你怎麽入。”

终於分别下床,各自梳洗,穿好衣裳。偏院的门,有人在推,小李把门打开。

老张妈走进来,向小李一笑。小李带她走进厅房里。

随手从抽屉裹,拿出银子﹐分别送了春江和老张妈的赏钱。春江和小李,终於依依不舍的分别。

小李接着到马棚,拉出了他的白色骏马。先溜马,後奔驰,马的脚力仍然强健。

骑完马后,准备行李,打好包裹。换洗的衣裳不多,包裹不大,决定随身携带。

一把快刀装在刀鞘,仍决定配在马背上。三把飞刀亦插在刀鞘,随身携带。

晚饭在东家上房吃,算是饯行。作陪的有总镖头大刀黄二。

另外有两个镖头,一个姓马﹐一个姓周。连同小李,这四个人,明裹暗地保这趟镖。酒足饭饱,略谈了路上情形,一切照老规矩办理。不必多加详细的谈论。

小李回到偏院,准备老张妈再送个姑娘来。不到九点,偏院有人敲门。

小李走出去,打开偏院的门。老张妈陪着一位姑娘,走进来,到了厅房。

小李随着也进了厅房。

老张妈向着小李说:“这是美香姑娘,晚上由她伺候您﹗”

“又麻烦你跑一趟﹗”“应当的工作吗﹗您别客气,我先走哪﹗“

小李把老张妈送走,关门上锁。回到厅房,美香还站在那里。

美香和春江的身段虽差不多,却显得丰满些。小李也看出牠的年龄,要比春江大一两岁。浓妆艳抹,风韵成熟。

脸上含有一股风骚的神态,媚劲十足。小李知道这个娘们:虽是嫩货,一定很浪。

他相信她不怕大鸡巴入,一定会支持下来。他今天晚上,要拿出十成力量,入这个浪穴。要在今天晚上,痛痛快快的玩一场。

明天出远门,什麽时侯,再有姑娘玩,就难说了。小李根本没让她在厅房坐,仍端着煤油灯,一手拉着她的手,走进卧房。

把灯放在长条桌上,和昨天同样的光明。

“美香﹗谢谢你来陪我﹗”“伺候相公,不中意的话,您多担待﹗”

两个人同坐在床沿上,先说着客气话。

“美香﹗脱衣裳吧﹗”“相公,现在就玩呀﹖”

“时间不早啦﹗”“你也不亲亲我,抱抱我,就那麽性急﹗”

小李听她这麽一说,就知道她有经验,先要把客人的性慾挑逗起来:

“对哪﹗我太性急了﹗”

小李起身,抱紧美香,感到她全身热热的,高耸圆鼓鼓的乳房,贴在身上,果然是个尤物。不再客气,亲嘴亲脸,热烈兴奋。

美香也抱紧小李,任由小李亲吻。突然,小李抱着她放在床上,压在她的身上。

四片嘴唇接触在一处,长长的吻着,吸吮着。小李的一只手可不客气了。

隔着衣裳,又在她身上最易发痒的部位,不断的搔弄着。

惹得美香吃吃的浪笑,全身摇着。虽然闪躲着,小李搔着痒处,就不停手。

逗得美香忍受不住,小穴泛出淫水。她好需要大鸡巴插进去。

只好先向客人,含蓄的表达心声:

“相公,我不行啦﹗”“怎麽啦﹖”

“我要你那个,我好痒﹗”“是要大鸡巴插进去了吧﹖”

“就是吧﹗相公﹗给我﹗”小李把美香拉起来,看她脱衣裳。

他先把衣裳脱光,一根硬梆梆,八寸来长,又粗壮﹐又雄伟的大鸡巴。

昴首挺立,在美香的脸前,来回摇幌。美香衣裳还没有脱完,而且也没有办法脱快。看着这根大鸡巴,虽然内心怕怕的,但又感到内心慌慌的,好需要那个大鸡巴。

她竟然腾出一只手,把大鸡巴握在手上,然后含到了嘴里。一面含着大鸡巴,轻轻的套送咬啃。一面又赶快脱衣裳,脱个精光。

吐出鸡巴,全身往下一躺。大腿自然分开,阴阜肥肥的。阴毛布满了阴阜,阴户、屁眼。一大片黑密密的茸毛,长在草原地带。阴户洞口大开,淫水泛出洞外。

小李抱住雪白细致,长短合度的大腿。大鸡巴对准肉洞,咕唧一声,直插到底。

一插进去,就是三下飞刀,直飞到花心。接着直起直落,狠插快入,狠抽快拔。

用力沉重、又快又急。小肚子和阴阜碰触的拍击,拍击的肉声。

又响又脆,越来越响。这一阵快入,美香虽然性经验丰富些、最初还感到舒服,可以支持。连绵不停,始终不斯。

美香渐渐支持不住了。她只有浪叫着:

“哎哟﹗受不住了﹗大鸡巴真厉害﹗”“每一下都顶到底了。”

“花心又酥,又麻,好长的大鸡巴呀﹗”

“今天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厉害的大鸡巴呀﹗”

“哎哟﹗不行啦﹗我要流啦﹗”美香泄了出来。

小李却正在兴头上,抱着美香一个元宝大翻身。不管美香叫死叫活的﹐屁股都抬得高高的。把她雪白肥肥的大屁股抱紧,美香跪卧在床沿。

大鸡巴长传长送,抡起鸡巴,快似飞刀。刀刀直抵花心,大鸡巴猛向小穴里捣。

捣得美香只有哼哼,嗯嗯,呻吟着。香汗淋漓,全身软弱。

尽力支持,伺候着这位厉害的客人。小李仍然用力快入。

美香只好告饶:“相公﹗你饶饶我吧﹗”

“先叫我歇会吗?等等还是可以入﹗”“再入下去,我要躺下来了。”

“哎哟﹗真不行了,我又流了﹗”小李这才松手,美香趴在床上喘气。

急促的呼吸,全身抖颤箸。小李把鸡巴拔出来。

躺在床上,休息养神。准备再干。美香休息半天,才爬起来。

就着旁边澡盆,拧乾布巾。先替客人的大鸡巴洗擦乾净。

自已再用水,把小穴里的阴精淫水冼擦干净。上了床,依偎在小李身旁。

“相公﹗你太厉害哪﹗”“小穴一定被入肿了,不能挨入了﹗”

“我还没流啦﹗怎麽办呀﹖”

“我替你含出来,含不出来,只好还叫你入﹗今天伺候你,不能不叫你泄精啊﹗”

“好吧﹗你试试看﹐多用点力,大概可以出来了。”

美香用一只手握紧大鸡巴头。一开始就用足了力量,又含又裹。

用尽舌功,小李也已经到了尾声。经过美香用力套动。

小李大叫:“用力﹗用力﹗要流了﹗”说着,说着,在美香用力套动下。

小李的一股浓浓,热热的阳精泄出来,精液直射入美香的喉咙和嘴里。

美香只好完全吞进去,直达肠胃。好在她不是第一次吃这种精液。

她下床,漱漱嘴,又替客人擦擦。再上床,两个人搂抱着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一早,仍由老张妈接美香回去。

美香临去的时候,用小手轻捏了一下小李的脸﹐含情带恨的说:

“昨天被你玩惨了,不过下一次,我还愿意陪你﹗”

少不得又打发了两笔赏钱,目送着佳人回去。

不便多耽误时间,到镖局里和黄总镖头招呼一声,立刻骑上骏马,直奔前途。

3.

从北平到杭州,一路要经过河北,山东,安徽,江苏、浙江五个省份。

旱路骑马,水路渡船,都不必小李多加照料,他总是走在前面。小心仔细的踩探路线的安全。

在黄河以北,全安镖局的字号,是响当当的老镖局,绿林的英雄豪杰,多不愿和老镖局结梁子,一路平安无事,渡过了黄河。

来到淮海平原,一切都还顺利,虽然遇上一两帮盗贼,凭着镖局中的镖头们,是够打发了,也是一路有怀无险。

这一天来到了徐州府。

飞刀小李和黄总镖头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徐州休息三五天,再往前走。

黄总镖头找到了一家最大的客栈.把镖车和镖局里的人马,全部都安置在这家客栈,吃住都由客栈负责招待,徐州是个府城,当然是安全的。

黄总教头又对马,周两个镖头.交待了很多话,说咋镖局的人,可以在这繁华的大都巿,逛逛窑子,也听听戏,在街上散散心,但是必须有一半人,看守在客栈里,不能全部的工作人员,都离开客栈。

交待完毕。黄总镖头和飞刀小李,乘着两匹骏马,直奔砀山镇,砀山镇归砀山县管辖,所以两匹骏马,奔驰到砀山镇,太阳早已落山。

这一次到徐州府休息,小李和黄总镖头,都存有私心,小李是要到砀山镇和一个老相好重续旧情。

黄总镖头也曾经在这裹玩过姑娘,知道这?有漂亮的娘们,也想在这玩上一两个,享受享受,慰劳自己多日的辛劳。

两匹骏马奔到大街的悦来客栈,停了下来,自有伙计拉走了马,放进马棚休息。

两个人在前三间茶馆裹,找了一张方桌,坐下来叫过店小二泡茶休息。

小李的老相好,就是这里的老板娘,是个小寡妇,有个外号叫水蜜桃。

砀山的名产是梨子,砀山梨着名全国。这儿的女人,亦是漂漂亮亮的,脸蛋、身段都很美,受着水土的影响,镇上的女人,大多数都具有一种佳人的风韵。

水蜜桃以一个小寡妇身份,主持这个客栈,算不简单,俗话说得好,车,船﹐店,衙,都是最容易出麻烦的地方。

水蜜桃的父亲,在镇上也开设了一家客栈,又是帮会裹的老大。悦来客栈靠着这种关系,才能平安顺利的开设着,生意兴旺。

这家客栈还有一个特色,凡是单身房间,头等客房,一间分成两间,前面是客厅,后面是卧房,把卧房的门一关紧,到了晚上是玩姑娘最舒适,最安全的地方,尽管姑娘大声叫床,别的房间,也听不到。

茶泡好後,放在桌上。老板娘水蜜桃,亲自出来招呼客人了。

牠没有生育过,身段仍然苗条玲珑,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十分伶俐,看起人来,又妖又媚,说话浪声浪气,具有诱惑的力量,让客人为牠陶醉。

十分火热,只要小李一出远镖,必定会来这盘桓几天。

货物送达目的地后,再回到这里,停留的时间就长了,而小李来了,也就会永远住在她的绣房,整夜的风流缱绻,享尽艳福。

水蜜桃手段高明,凡是住夜的客人,她总能够找到十八、九岁的漂亮姑娘,陪着客人玩,一定会叫客人满意,下一次,还想住在这家客栈?。

水蜜桃轻盈婀娜,走到方桌旁边。

她先对黄总镖头说:“黄老爷子,好久不见哪﹗”

“就是吧﹗怪想你呢﹗”“你会想我啊﹗还不是想翠花﹖”

“怎麽样﹖今天能找到翠花吧﹖”“大概没问题,我马上替你办这件事﹗”

水蜜桃和黄总镖头说完客气寒喧话。

这才转过脸来,看着小李,含情脉脉,说着:“相公﹗又是出远镖吧﹖最近身体好吗﹖”

“托福﹗托福﹗晚饭还没吃呢﹗”

水蜜桃略一沉吟,说着:“我看这麽办好了,我马上叫翠花来,陪着黄爷在六号客房,喝酒吃饭。”

接着用斜眼瞟了小李一下,说者:“相公﹗你还是到我房间来呀﹗”

两个男人,异囗同声:“好呆了,就这麽办,我们等你的招呼﹗”

水蜜桃答应着,转身走去。苗条的美背影,肥大的屁股,扭扭捏捏走着,真诱惑人吐口水。

黄总镖头说:“这娘们真够骚的﹗sosing.com李兄,艳福不浅﹗”

“这娘们很有感情,令人难忘,人在江湖碰上这种多情姑娘,也就难以忘情了﹗”

“镖车能如顺利到达,你回来,尽管多住些日子,好好享受享受﹗”

“黄爷呢﹖”

“我要赶快回京覆命﹐免得东家挂念,在这玩,逢场作戏而已﹗”

两个人喝着茶,闲谈着。灯已经上来了,大概快八点入夜了﹗

有个伙计走过来,向两位客人打着招呼。伙计带着黄总镖头,到六号客房。

小李轻车熟路,直奔跨院的水蜜桃的绣房。走进水蜜桃的绣房。

明的两间,方桌上两角各点上两根大腊烛,火爆灯花,非常明亮。

水蜜桃又刻意的打扮一下,脸上涂满胭脂,嘴唇也用胭脂染得红红的,上身穿黄色短褂,是对襟的细扣,薄纱衣料,衬托出高高的乳旁,隐约中又可看出红色的肚兜,细细的腰,同色的撒腿长裤,三寸金莲,穿着绣花鞋。

方桌上四盘菜,一碗汤,四个馊头。一壶酒,两个酒杯,两双筷子,两个小盘子。

水蜜桃要陪小李喝酒,吃饭。水蜜桃含着微笑,说着:“相公,把长袍脱下来吧﹗”

小李把长袍脱掉,水蜜桃接过来,放进里面卧房,房里有一盏煤油灯﹗灯捻没有往上转高,显得较为黑暗,当然,等一会,灯光又特别的明充。

她走出来,和小李对面坐好。先替小李斟满了酒,自己的酒杯也斟满了。

她举起酒杯,向小李说:“相公,我先敬你﹗”

她端着酒杯,喝了半杯。小李则是举起酒杯,一乾而尽。

他又给自己酒杯斟满。然后看着眼前的这个漂竞风歆成熟的少妇。

带着深刻的情感,说着:“好久不见,真是想你啊﹗”

“人家还不是想你,天天盼望着。”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两地相思,也够苦恼的。”

“别多提这个了,今朝有酒今朝醉。”

“你说得对﹗连着赶路,也不敢多喝,今天就喝个痛快﹗”

“咱们可先说好,今天晚上,上了床,不许你先用那三把飞刀﹗”

“那是我的规矩呀﹗”

“你的规矩,对我就不能变通一下呀﹗”

“当然可以变通,为什麽你不愿意,我先用三把飞刀呢﹖”

“人家心理没准备好,你就是狠狠的,刷刷刷三把飞刀,好别扭的。”

“好的﹗先不用三把飞刀,最後用可以吗﹖”

“最後你用几把飞刀,我都不说话,由你去飞﹗”

“来﹗喝酒,吃菜,这盘狮子头真不赖﹗”

“临时现赶做的,所以饭吃晚了一点。”

“好在我也不饿,多喝酒吃菜,等会还要借个酒劲,多玩玩﹗”

“你不借酒劲,就够厉害的了,每一次陪你,都要被你弄个半死不活的,你呀﹗真是我的冤家﹗”

“你呀﹗真是我的宝贝﹗我的心肝﹗”

“听起来,好肉麻﹗”

“宝贝﹗坐在我身上喝两杯好吗﹖”

“人家怕坐在你身上﹗”

“是不是坐在我身上,心理养痒的﹖”

“就是吗﹗心理一痒,就想那个,等会好吧﹖”

“等一会也可以,由你自动的来,我不说第二次了。”

“到时候我会来,总让你先偿个甜头。”

水蜜桃也在尽兴的喝酒吃菜。准备今天晚上,也借着酒劲。

和小李在床上,大干一场,挨着大鸡巴狠入。

水蜜桃喝满一口酒,起身走过来。坐在小李怀里,双手抱着他的背部。

把嘴对着小李的嘴。嘴唇凑过去,把一口酒完全吐在小李嘴里。

小李吞下酒,四片嘴唇粘合着。

4.

是一个极甜蜜,极亲热的长长的甜吻。小李也抱着她的腰,上身贴在她的温柔的胸部。她的高高的乳房,带着一股乳香。

温柔软玉的女人肉体,怀抱着。自然的生理反应,使小李感到很陶醉。

嘴唇分开以後。她向小李说:“怎麽样﹖这个甜头够你享受吧﹗”

“太享受啦,不上床,都舒服。”她想脱离小李怀抱,走回坐位。

小李那肯放她走,亲着她的脸﹐摸着她的乳房。她扭来扭去,春心荡漾,泛起红霞。烛光下,照耀着她,更显得娇媚俏皮。

“放下我﹗再吃点东西吗﹗喝汤,吃馒头呀﹗”

小李想着也不必急於一时,何况还没有到酒足饭饱的时刻﹐也就松开了手,牠仍回原位坐。

继续吃喝着,小李拿起馒头啃着。她只分开半个馒头,慢慢的小口,小口吃着。

总算吃到了酒足饭饱。她请小李到洗脸架子上的脸盆洗着。

她自已仅仅用手帕,轻轻的擦乾了嘴唇。走进卧房,把煤油灯捻亮。

小李把两支腊烛吹灭,随着走进卧房,抱起她,放在床上,压着她。

嘴唇自然又对上了,热情的吻起来。她鼻子里哼哼着,摇摆柳腰,示意着。

“亲妹子,脱衣裳吧﹗”小李松开嘴,向她说着。

“你不起来﹐我怎麽脱衣裳﹖”

小李起来,先把自己衣裳脱了。她坐起来,一手握着那根粗长的鸡巴。

“相公﹗我真想这根大鸡巴,入得我好舒服,今天晚上,又该舒服了﹗”

“你要舒服,赶快脱衣裳呀﹗我都急了﹗”

水蜜桃把握着大鸡巴的手放下,赶快的脱衣裳。等脱下裹脚布,露出一双瘦瘦白嫩的小脚。小李用两只手,各握着一只小脚,揉弄着。

小脚也是女人的性感地带,经过揉弄,水蜜桃的小穴,随着分泌出淫水。

等完全脱光,水蜜桃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大绵羊。

全身雪白,皮肤细致,双乳圆肥,乳沟深凹,柳腰细细,屁股圆胖,阴阜隆起,又肥又嫩,真像个水蜜桃;阴毛布满下体,乌黑的草原,显出一个红色的肉馒头。

小李立刻抱着她那雪白的大腿,八字分开。大鸡巴一插进去,说好了不先用三把飞刀。但是插进去,就听见咕嘶,咕嘶的入穴的声音,始终不停,用力沉重。

肉和肉碰击,又听见叭唧,叭唧的声音不停。水蜜桃感到阵阵的舒服,好久没挨这根又粗、又壮的大鸡巴快入了。

乐得牠直叫:“相公﹗我真想你,今天可想到手了﹗”

“哎哟﹗大鸡巴还是那麽好﹗”“哎哟﹗入得我好舒服﹗小穴更舒服﹗”

“相公﹗你是我的亲丈夫,亲哥哥﹗”“亲哥哥﹗小穴好舒服呀﹗”

“哎哟﹗大鸡巴真厉害,入得我上天了﹗哎哟﹗我的妈呀﹗大鸡巴真有劲呀﹗”

水蜜桃浪叫着,大鸡巴更加快攻。棍棍到底,沉重有力,永远一插就插到花心。

花心深处,永远酥麻………在一阵快攻之下,势子惭慢。

小李低下头,欣赏着他那根粗长的大鸡巴。在水蜜桃的那个嫩嫩带水的肉洞里,慢慢的插进去,慢慢的拔出来。肉棱子刮着阴道两面嫩嫩的肉穴。

小穴里面……,痒得更是大量分泌出淫水。水声滋滋……一直响个不停。

水蜜桃全身也是万千蚂蚁在搔爬,痒个不停。

她淫声浪语:“亲哥哥﹗相公﹗你又在整我啦﹗”

“小穴被你大鸡巴插得真痒透啦﹗”

水蜜挑不甘示弱,柳腰摇摆,屁股连连向上颠簸。尽力的想吞下那根大鸡巴。

可是她用不上多大的劲,大鸡巴仍是慢慢抽送。她忍着痒,乾脆也支身子,看着那根红红的,水淋淋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入着,看着真是动心。

她再躺下去,改用双脚勾着小李屁股,往下入﹗大鸡巴这才用力插入,阵阵快感。

水蜜桃已经快到达高潮,要泄了﹗

她大声叫着:“相公﹗用力﹗快﹗快﹗”

“哎哟﹗我的妈呀﹗好舒服啊﹗”“哎哟﹗真舒服﹗飞上天了,我流了﹗”

大鸡巴突然感到,一股热热的阴精冒了出来。小李停止进攻,趴在她的身上。

他看着她的杳脸,泛出满足兴奋的神态。娇弱无力,喘着气,呼吸急促。

他任由她享受这片刻的满足和舒适。

小李亲着她热热的脸蛋﹗在她耳边说:“浪妹子﹗舒服吧﹖”

“哎哟﹗真舒服,小穴又舒服,又痛快﹗”“等一会,还有舒服的啦﹗”

“这个我知道啦,让我歇会吧﹗”“我会等你的,就听你吩咐再玩﹗”

小李为了挑起她第二次性慾,用手摸着她的全身。用嘴吸吮她的乳房,用舌头又舐着牠雪白的胸脯。水蜜桃的舒服劲过去了,她又需要第二次舒服了。

她推推小李,示意叫他动。她也挪动肉体,大鸡巴赶快拔出来。

小李上了床,要在床上仍玩老牛推车。水蜜桃当然知道入穴有许多的花样。

但是她最喜欢用老汉推车的姿态。小李一切都将就她,很少改用其他花样。

好久不见啦,今天当然要完全照着她的意思来玩。

5.

水蜜桃一直躺着,大腿分开提高。顺手又拿过来一个枕头,交给小李。

小李把枕头放枉适当的位置,正好垫高她的屁股。他用俯地挺身的架势,大鸡巴慢慢的插进去。几十下慢入,培养她的进入情况。

感到阴道很润滑了,她也极感需要了。

开始抡起大鸡巴,刷刷刷,飞刀三下,又急又快,接着直起直落,大开大合,猛攻快抽。大鸡巴真像飞刀,来得真快,方最沉重。

真够水蜜桃受的,下下都凶狠勇猛。她和小李玩过太多次了,她必须忍受着。

更何况她也喜欢小李狠入快攻。一这才能表现出一个大男人的威武伟大。

凡是做女人的,虽然怕这种入法,又喜爱这种入法。喜爱超过害怕,好在她也还能支持下来。入得痛快,有力,有劲。

她用力叫着:“大鸡巴﹗狠着入吧﹗”

“入得真痛快,小穴受得住﹗”“大鸡巴哥哥,用力入这个浪穴啊﹗”

“浪穴入不坏,用力入啊﹗”“哎哟﹗大鸡巴真厉害﹗”

“哎呀﹗我的妈呀﹗今天又吃够大鸡巴﹗”

小李狠入,毫不停留,让水蜜桃没有喘气的机会。水蜜桃全身淌下香汗,张嘴急促呼吸。整个过程之中,她已经泄了两次。

。。。。。。。。。。。。。。。。。。。

在六号客房中,方桌上也是酒棻具备。黄总镖头与翠花是熟客人,两个人有说有笑,吃着,喝着。

翠花今年将近三十了,在一家私窖子里,已经很少接客人了。但是水蜜桃叫她到悦来客栈,她一定来。尤其是听说老客人黄总镖头叫她,她更乐意的过来招待他。

喝着,吃着,谈着。

翠花:“黄爷﹗这次出远门,到那裹?”

“到浙江杭州,给你带点什麽呀?”

“方便的话,就带点杭州府绸。”

“那没问题,金华火腿也不错,也带一条送给你?”

“那更要谢谢黄爷啪﹗”

“今天可没火腿吃,有根香肠送给你了。”

“还不是你那根又粗,又长,又大的香肠﹗你送给我,我就吃﹗”

“吃得过不过瘾啊﹖”

“黄爷的香肠最好吃﹗”

“翠花﹗我就喜欢你的嘴,说话真甜﹗”

“上面嘴甜,下面的嘴也甜呀﹗”

“下面的嘴更浪﹗”

“又甜,又浪,黄爷更喜欢﹗”

“说真格的﹗每一次你陪我,我都玩得很高兴﹗”

“当然要让你高兴啊﹗”

“所以赏钱,也就多给点了。”

“每一次都叫你多破费,怪不好意思的。”

“那算什麽,只要镖顺利送到,钱少不了的﹗”

“有飞刀小李陪着,一定是顺利的。”

“应当是没问题的,可以顺利送到杭州。”

“黄爷﹗喝酒呀﹗你要兴奋啊﹗”

“兴奋的喝,借着酒劲,香肠厉害呀﹗”

“香肠厉害,我受着就是哪﹗”

吃喝完了,双双走进里间卧房。卧房不大,四壁墙只有一面空着。

一张双人大床,正好嵌在左,右,後三面墙壁。床相当宽敞,足够两个人折腾的。

先把卧房的门关紧,又把煤油灯捻亮。翠花先脱光衣裳,上了床。

她知道黄总镖头入穴的习惯。她上了床,把头顶在床面,双肘支着上半身。

一个雪白,光滑,又肥又圆的大屁股。撅得高高的,两条大腿跪在床沿,摆好姿态。黄总镖头脱光衣裳,大鸡巴翘得毕直。先用手摸着,翠花的小穴和屁眼。

淫水大量分泌了出来,客人双手抱紧屁股。提起大鸡巴对准肉洞口。

一根真是又粗又长又壮又硬的大香肠。咕唧一声,全插进去了﹗

大鸡巴又粗又长,入进去了,先不抽送。先用鸡巴头磨擦着肉洞﹐阴唇和屁眼。

翠花叫着:

“老爷子﹗你坏死了,每一次你先磨半天,逗得小穴面痒痒的,你才入。”

“你就会收拾我,叫人家受不住,痒死了呀﹗”

“也只有我这样伺候你,换个小娘们,才不干呢﹗”

“黄爷﹗求求你,用力入吧。”

大鸡巴开始用力入着肉洞。势如狂风暴雨,万马奔腾。左抽,右插,花样百出。

横冲直闯,毫无阻拦。顺利推进,爽快拔出。沉重有力,直达花心。

送入,送入,连绵不停。水声:咕磁、咕滋的响着。肉声﹕劈拍、劈拍的响着。

好一场热烈、火爆,欢乐的肉搏。大鸡巴入小穴的景观。

翠花尝过这根大鸡巴的厉害。好在她也并非弱者,有丰富的性经验。

她经得起这场狠入,快攻。为了讨好客人欢心,她也还是浪声叫着:

“老爷子﹗老鸡巴还是那麽厉害呀﹗”

“小穴被入得好舒服﹗好痛快﹗”

“哎哟﹗舒服死了,真美呀﹗”

“哎哟﹗我的妈呀﹗我要被入死啦﹗”

“老爷子﹗让我喘口气吧﹗”

“老爷子﹗你别累着啦﹗歇会吧﹖”

“哎哟﹗我先流了,好舒服﹗”

黄总镖头知道她流了,这才暂时停住。整个身子压在淌满汗水的背部。

双手摸着还算丰满的乳房,他自已也恢复着体力。沉重的身体压在翠花背部,她仍支持着。老妓女也就是有点功夫,她能镇定应付。

客人再爬起来,双手握着两个瘦瘦的小脚。sosing.com揉弄着,把玩着、摸捏着。

大鸡巴轻送轻抽,慢插慢入。

翠花小穴又痒痒了,央求着:“黄爷﹗别整找啦﹗再用力入呀﹗”

客人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知道再有几十下狠入,就要泄精了。其实己入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他还舍不得就这样结束。

他根本不入了,大鸡巴泡在肉洞,直抵花心。双手始终玩弄着一双裹着好可爱的小脚。纤细,白嫩﹐娇小,瘦弱,周整。

翠花只好任由客人玩弄她的小脚。在这个节骨眼,她很可以把屁股向後摇动。

刺激着鸡巴,让客人忍不住,要狠入着。老妓女就是这点可爱,客人愿意这样玩。

她就忍耐着,并不强求客人赶快结束。客人把小脚玩够了。

於是又再开始狠攻猛入,大约又入了一百多下。

“哎哟﹗我又流了﹗”翠花叫着。

“哎哟﹗我也泄了,丢给你啦﹗”客人也跟着叫着。

大鸡巴马上拔出来,翠花下了床。用早准备好的水,替客人擦身,洗鸡巴。

她自已也同样擦身子,就着水清洗着小穴。吹灭了灯,同时上床。

分别的躺在大床上,在黑暗中入睡。第二天,七八点钟。

黄镖头和飞刀小李在前面茶座上喝茶吃早点。

黄总镖头对徐州那一方面,并不放心,决定吃完早点後,即刻往回赶,在徐州再休息一天,第二天,镖车就上路赶行。

飞刀小李则在吃完早点後,往前踩探路上的安全,当晚仍回悦来客栈,第二天一早,仍是先走一步。

决定好了以後。黄总镖头一大早,就把给翠花的钱付清了,另外又多给了一点赏钱。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