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约会(Late Date)_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变身系列 >

最近的约会(Late Date)

时间:2018-05-07 19:33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操妻》 《可怜的小学生》 最近的约会(LateDate) 「好了,小姑娘,现在才回家。你可比门禁足足迟了两个小时,你到底到哪里去了?」 「喔,我出去有事。」 「我想你大概和男友

《 操妻》

《可怜的小学生》

最近的约会(LateDate)

「好了,小姑娘,现在才回家。你可比门禁足足迟了两个小时,你到底到哪里去了?」

「喔,我出去有事。」

「我想你大概和男友玩疯了吧?好了,你跟他到底发展得怎样了?」

「爹地,我们只是聊天──就这样而已。」

「那当然,但是为什么你上衣的扣子都扣错了?而且裙子也弄得一团糟。嗯哈?」

「那是我们亲吻和拥抱时弄糟的。」

「我就是担心这些,我敢打赌,他的手肯定钻入你的上衣里摸你的奶子,对吗?还有你今晚出去为何不戴胸罩?」

「我脱了它──因为它让我不太舒坦。啊,那是我的包。」

「我知道,我只想倒空它──我想看看是否还有别的让你不舒坦的东西。」

「你不可以动我的包──那是我个人隐私。」

「嗯,听起来好像有些事情你不想让我知道,把里面的东西都给我倒在桌子上,听到了没有?」

「但是,爹地……」

「倒出来,这就对了。现在,让我看看……胸罩,卫生棉?嗯,现在好像并不是你的经期吧──为什么要带这种东西?还有别的吗?一管KY油(一种润滑油,就像凡士林般),这到底是在搞些什么呀?」

「呜……呜……只是为了预防万一。」

「只是为了预防万一啊?」

「呜……真的只是为了预防万一……你要相信我。」

「好吧,女儿,就算是这样吧。拉起你的裙子,脱掉内裤,躺到桌上分开双腿。」

「爹地,你到底想做什么?这里是起居间啊!」

「我只是想检查你的私处,看是否有交媾过的痕迹。现在拉起裙子,让我看看。」

「爹地!」

「我说,拉起你的裙子──就像这样!这是什么?你内裤的裆部有湿湿的一块──从气味来看,总是不可能是你把尿拉在内裤上吧!」

「爹地,我们只是互相爱抚──真的,就只是爱抚而已。」

「这样子啊!他把手伸到你的裙里,隔着你的内裤摸你的屄,还是你让他把手伸进内裤,真枪实弹地摸呢?」

「我没有让他摸那里,他只是爱抚了我的乳房。」

「所以把你的上衣弄乱了?让我看看他是如何摸的。」

「爹地……」

「好吧,如果我不把你的上衣脱了,我还不知道他是用牙齿来吃的──你看你双乳的周围都是牙印。让我再看看他是如何爱抚你的屄吧,把内裤脱下来!」

「噢,那是……」

「是吗?你何时开始剃阴毛了?难道他喜欢这种光秃秃的感觉吗?你的淫水都流到大腿上了!」

「爹地,留阴毛的感觉不好啊!是的,我得承认那是我的淫汁,我……我被激起了情欲。」

「我就说是这样的。你也会脸红啊?」

「那是因为我把私处呈现在父亲面前,那里才开始变得又热又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下来,然后我会上楼睡觉的……」

「你想自己玩吗?难道你就不想冲洗出他的精液?我敢说那些流到你腿上的淫汁根本就不是你自己的,事实上,我只用一只手指探进去,就发现了大块的精液。张开你的腿,让我帮你把它弄出来。」

「你的意思是用手指探我的私处?难道我就不能说些什么?那可是我自己的私处。」

「张开腿,我会找出你被插过的证据。」

「这怎么可以?这太令人尴尬了,如果你真想这样做的话,你应该用KY油润滑你的手指。」

「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已经湿透了。好吧,我会润滑我的手指的,这样也许会好过一点吧?现在分开腿,就这样,我可从未见过一个姑娘家的屄如此红肿如此湿润,你肯定很兴奋吧?嗯,现在我的手指来了──不要收紧下身,放松,现在怎么样?你的处女膜在哪儿?难道你不再是处女了吗?」

「爹地!没有跟男人性交过的女人都是处女,但处女膜破裂也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如做体操、骑马、骑单车……」

「还有自慰、性交。我想我得好好看看,躺下来分开腿,这就对了。现在把手伸下去拉开阴唇,让我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爹地,你到底要干嘛?为什么你不干脆让我上床睡觉把这一切都忘记?」

「就这样继续说吧,我会把真相弄出来的。现在放松,我要把手指全刺进去了……我可不是误会,我一定会把证据找出来的,对吗?」

「呜……」

「你应该被干过了,这些黏黏的东西就是他的精液吧?我敢说这事在他车中后座上发生还不到二十分钟。腿再分开一点,把你的私处全露出来──他肯定把鸡巴插进过这里吧?你被干了多久时间呢?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

「六个月前──在一次露营中,我们躲到灌木丛中……噢,爹地,这太让我难堪了!」

「你早就应该说出来。这KY油是为了润滑屁眼的吧?他也干过你的屁眼,对吧?放松后面,我的手指要进来了。」

「噢,不要。那感觉太可笑了,请停止──求你了,我受不了了!」

「唔,这儿也有精液,你大概会欢迎别人来插你的屁眼吧?你的屁股一定很会摇,而且你也非常喜欢别人走后门,对吗?」

「嗯……那感觉很好。」

「看看你这儿,你大概有过好几次高潮了吧?我从未见过被操得这样红肿的屄。」

「不是的,不是这样。」

「你为什么不自己安慰一下自己呢?」

「就在这儿?在父亲你的面前?」

「为什么不行呢?就在这里,给我你的手,就像这样爱抚。感觉好吗?我在旁看着会让你更兴奋吗?女儿。」

「感觉很好──比平常还要好。当你看着我自慰时,我的身体变得更热了,你能看到我流出的淫汁,也能看到我屁眼在蠕动。我手淫并扭动屁股,你看到我的手指在屄中抽出挺进了吗?我的屁眼好痒啊!爹地,我要来了──看我的淫汁喷出来,然后流到我的屁眼处,再滴落下去吧!噢……感觉太棒了!啊……」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间,让我抱你上楼,把你彻底地洗干净──里外都是。」

「这是什么意思?」

「洗澡时间到了──就是灌洗和灌肠。你不会想要他的精液永远留在你的体内,对吗?」

「嗯,我当然不会这样想。」

「好了,首先就是灌洗。你曾经做过灌洗吗?」

「没有,我从未做过。」

「一开始就是你坐在梳妆台上,把腿分开到能看到你的阴唇,紧接着就是用温水充满灌洗袋,再涂一点润滑油在喷嘴处,然后就是慢慢地把这些水灌到你的屄内。就这样,抬起屁股,好让我工作。现在我要把水灌进去了,在那温水冲进你的阴道清洗你膣壁上的精液时,你要夹紧阴唇。感觉怎么样?」

「是的,感觉相当好,那里有种充实感。」

「好的,现在我来了……看,那些精液都流出来了吧?」

「呜……这太棒了!再来一次。」

「当然可以,反正要把这袋里的温水全弄完,明白吗?用它来冲洗你整个阴户。这感觉好吗?」

「噢,我觉得好温暖,我想小便了。」

「来吧,你可艾萨克到便桶里。」

「但是你的手……」

「来吧,我有用意的。」

「好吧,如果你确定的话,那我就开始了……噢……你做什么?」

「感觉好吗?当你小便时我一直摸你的阴蒂,这让你很爽,对吗?」

「噢!我想我又会再泄一次,这感觉太棒了!」

「好吧,还有比性交更叫人兴奋的事存在──你要记住这一点。现在是洗你后面的时候了。」

「可是爹地,他真的没有插后面,他只是用手指探了探那里。」

「你感觉舒服吗?」

「还好吧。」

「我们继续吧,用灌肠剂来冲洗你的直肠,我想你会觉得这比手指更好。首先得让我来抹于你的阴户,现在看起来好多了──不再那么红肿了。」

「我也觉得好一点,虽然还有点痛,但是我非常兴奋。」

「我想你会满意的。现在躺在我的髋部上,让我分开你的屁股蛋儿,把这些KY油都灌进去。现在,我开始了。」

「爹地!你再把手探进去。」

「好吧,这儿等会儿会被灌入灌肠汁的,所以首先得润滑润滑。你也不想受伤,对吗?」

「是的,可是你这样会让我发笑。」

「行了,忍着点,现在我要把灌肠汁灌进来了。」

「嗯,感觉有点怪,就好像要大便一样。」

「现在我开始了,你感觉到液体流进你的直肠了吗?感觉如何呢?」

「非常强烈,我觉得里面好像充满了温暖的液体。爹地,当你灌完时,请摸摸我的屄。」

「是这样吗?用你自己的手来告诉我应该如何让你欢悦,就像这样?」

「是的,噢!太棒了,我里面好像要爆炸了!」

「好了,我在要清洗你的身体,分开双腿,好让那些精液都流出来。这就对了。哦,你的屄可真是好看,我想在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要高潮的屄更好看的东西了吧?你知道的,你非常淫秽地躺在这里分开腿,让一根管子塞进你的屁眼,那些液体都流到了你的腿上,我敢说你甚至还能感受到我裤子下面鸡巴的跳动。对吗?」

「我是有很强烈的感觉。你能再摸摸我吗?」

「好的,水已经用完了,为什么你不站起来把液体都排出来呢?那样我就能给你一个美好的记忆了。」

「那是什么?爹地。」

「用我硬起来的鸡巴插你小屁眼怎样?」

「不行,我会受不了的,那会痛死我。」

「不,只会有喜悦。现在蹲到便桶上,我的手会把那根挺进屁眼的管子抽出来的。感觉到了吗?我觉得你好像很不想让它出来呢,难道你想就这样一辈子让它插在里面吗?」

「好了,这感觉太好了,我要来了。」

「你曾经这样插过吗?」

「有时会。把一些东西放进去塞满屁眼,当我手淫时,它就会掉出来,高潮时那滋味太爽了。」

「今夜里,你有没有让你的男友插过这里?」

「没有,虽然他很想。」

「你小时候做过吗?我听说一些同睡的女孩有时会玩得比较疯。」

「是的,我们曾经互相用手指插过对方的屁眼,还有屄。我们只是好奇,其实,我们是想让别的什么人用东西来插,就这样而已,但是那也非常棒,我想我第一次高潮就是因此而起。佩姬通常用手指插进我的屁眼,而我则蹲在便桶上小便,当我开始撒尿时,她偶尔会用手指摸我的阴蒂,一只手指插进我的屁眼,另一只手摸着我的阴蒂,而我则把尿撒在她的手中,那种强烈的快感甚至让我快活得想要晕倒。

一年以后,我们互相显示如何最好地把卫生棉塞进那里,那意味着我们不得不首先润滑,我们当然并不是用自己的手指──所以我们互相润滑对方的私处,直到我们能够毫无问题地把它塞进去。到了某个时候,我们必须得自己学习如何分开阴唇把阴道暴露出来,好把卫生棉塞进去,有时会花上五、六次尝试也不成功。对于女孩来说,想要找出最好插入卫生棉的方法至少得花上二、三十分钟,当这一切都做好之后,我们往往连站都站不起来──通常情况下我们五、六个女孩会浪费一盒四十只的卫生棉。当我们完成时,那些不是干的卫生棉就被丢弃在地上,它们中大多数浸满了从年青女孩的湿热肉屄中渗出的蜜汁。」

「这就是你和同睡女孩做过的事吗?」

「是的,后来我们还发现,如果把卫生棉泡湿的话,它会涨得更加大。有一次,我和她同睡,她的双亲出去参加派对了,整间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人。在确定所有的门都锁好了之后──我们可不想受到惊吓或者是强奸!我们一起去洗澡,并彼此互摸对方的肉屄直到我们的淫汁直流,然后她让我把五只卫生棉都插到我的屄中,躺在浴缸里。紧接着她让我抬起屁股,用充满温水的管子对着我的私处直冲。那感觉非常好,但是她说还有另一些东西比这更好,我说我无法想象还要比这更好的东西──我已经被塞得严严实实,而且也非常兴奋。

她只是笑了笑,分开我的阴唇,把水管对准了那儿,温水灌入我的阴道,弄湿了卫生棉,然后它们的体积涨大成干燥时的两倍!我想,我的屄都快要被撑爆了──但那感觉真的很好。我高潮了三次,差点儿要死了──就在那浴缸中!

只是在取出那些涨大的卫生棉时碰到了一些麻烦,差不多花了两个小时,我们才把它们弄了出来。当然主要还是佩姬,因为我看不太清楚,我想她应该做得比较彻底──在二十分钟之后,她再也不能在我的屄中找到卫生棉,但是她的手指塞在我的屄里也让我觉得非常舒服,我想大概在那之后,我又有过三到四次的高潮。」

「你的处女膜就这样破了吗?」

「嗯……」

「说吧,我不会介意的。」

「你肯定吗?」

「这当然,快说吧!」

「事实上那一次并没有弄破处女膜。一天晚上,莎拉让我们都睡到她那儿,我们在那里讨论把何种东西塞到阴道会更舒服,因为都是处女的关系,所以全都是在瞎猜——除了莎拉之外。她告诉我们,她已经把一个真正的东西插了进去,当然我们一开始全都不信她,但是她发誓她确实做过,而且能提出证明。我们问她如何证明,她躺在床上,脱下了睡袍和睡裤,并用手分开了阴唇,她说:『看吧,看吧,我这里没有处女膜了!』

好了,我们全都聚集在一起看着她的私处,努力地找着,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处女膜。然后凯伦说自慰也可以弄破处女膜,莎拉说她可以让我们看看那真实的家伙,我们全都欢唿起来,问她是否去打电话给她的男友,并在我们的眼前表演?她只是笑了笑,说她确实打算这么做。接下来她叫了他家的那条大狗罗勃特进来,我们都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她让那狗干她,对吗?」

「喔,是的。她四肢着地,用力地玩着那狗的鸡巴直到它变红变硬,然后她让牠伏在她的背上,从后面抓着那根鸡巴并导引着它进入自己的阴道。牠勐力一顶,全根尽入,只有根部的隆起处还露在外面。紧接着她向后顶着屁股,牠则向前挺,直到那隆起的根部也进去了。我们全都震惊万分,而且也都兴奋了起来。

那狗开始了活塞运动,她则低低地呻吟着,我们见她很痛苦的样子,想要分开他们,但是她和狗却贴在一块,怎么也分不开。大约在二十分钟之后,莎拉至少来了五次高潮──你甚至可看到她的腿上流满了淫水!那狗开始低嚎着,动作也勐烈起来,就在我们的眼前,那狗把精液都射到了莎拉的私处里面,这可真叫人难以置信!」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嗯,莎拉就像一滩烂泥般倒在地上,因此我们决定去给她洗个澡。我们全都脱光了衣服──我注意到那些脱下来的内裤中没有一条是干的。抬着她进了浴室,并打开了水笼头,然后清洗着她的身体。我们清洗得很小心,以保证她被彻底洗干净──特别是某个『地方』。我们轮流着,在最后,她变成了我们之中唯一一个双腿之间没有淫汁的。

那狗仍挺着红红的鸡巴在房间里鸣咽着,我们都兴奋不已,因此我们决定去抽签来决定谁来让这条大狗罗勃特破处。我赢了,所以我们再度走进卧室,而我则四肢伏地,所有的女孩都想方设法让那狗走近我的后面,她们用手指探入我的屄内,醮着我的淫汁来喂狗。

在一会儿之后,牠靠近了过来,用鼻子闻了闻那些流出来的淫汁。对于女孩们不再用手指插我的阴户,我有点儿不太满意,但是这不满意直到牠伸出舌头舔我的阴户时就烟消云散了。我的高潮马上来了!我虚脱了,浪水流满了我的腿,那些女孩中有一些也帮了我──当然她们是用手指插我的阴户并挤弄我的奶子来帮我。」

「牠舔了你多久?」

「嗯,我不太记得了,至少也有十分钟吧!然后,我就觉得有某些东西压在我的背后,毛茸茸的,是罗勃特──所有的女孩都在看着!牠的鸡巴在那么乱顶着,于是莎拉伸出手帮牠对准了目标——我的阴道口,牠的鸡巴马上便刺进了我的阴户,紧跟着它重重地向前顶。我并不觉得痛──只是里面有点儿胀,就好像全部都被牠那根又硬又长的鸡巴塞满了一样。

牠开始把鸡巴在我的小屄中挺动,我能感觉到牠鸡巴根部的隆起处就在顶在我的阴唇外面,牠想连那儿也顶进去,我也非常渴望,因此我向后勐顶,发现我的阴道被强力地扩张,终于把牠鸡巴的根部隆起处完全包容,我真是不敢相信,被狗鸡巴插进小屄的感觉竟会这么爽!

其它的女孩都在安静地看着,但是她们都把手伸到了自己胯部勐揉着屄口,好像恨不得能过来换下我。我大概是尿失禁了,因为莎拉说,当每一次罗勃特冲刺时,我那里都会有尿液流出来,虽然每次只有一点,但过不了多久,地面上就显得湿成一片,其中有我的爱液和尿液,以及狗的口水和体液,我的腰到膝盖上满是这种淫汁──完全都是性分泌物。

最后,狗鸡巴在我屄内连续抽送了半个小时后,我的多重高潮开始了。也许是因为我的屄里全被塞满了,根本没有地方容纳狗的体液,而且狗鸡巴的根部又撑在阴道里面,我和牠没办法分离开,所以都从我的私处喷了出来,洒在地板、罗勃特以及那想站在我双腿之间靠近过来想看得更清楚的女孩们身上。特别是最后一次,当那狗在我的屄里射精时,更是喷得厉害!」

「你就这样失去了童贞。你的屁眼有没有被干过呢?」

「没有……」

「好的,为什么你不边说边躺下来让我把鸡巴干你的屁眼呢?这可是个好主意啊!现在转过身,让我来润滑润滑你的屁眼,就这样,一点点地来──用的可是你自己制造出来的天然润滑剂哦!把你的淫汁涂满你的小屁眼,这样可能会感觉好一点,对吗?」

「那当然,爹地,但是你的鸡巴会不会插爆我那里?」

「不会的,慢一点就好了。来吧,现在,松开你的屁眼,就好像大便一样,想象我的鸡巴插进你──你知道吗,这根东西也许没有你想象的大──对吧?」

「可是看起来真的很大!停下来,我能感觉到它顶在我的屁眼上了,它太大了,这样不行,我那里会受伤的!」

「不必担心,你蹲下来,它会很快滑进去的。这就对了,慢慢的,明白吗?很快它就会完全进去,不会伤害到你的。」

「噢……呜……感觉有点怪,不过确实很好!」

「你的直肠正缠绕着我的鸡巴,它就像是在吸,勐烈地想要挤出精液来,让它洒满你的小屁眼──灌满你的直肠!」

「噢……爹地,我又要来了!」

「我也是,你能感觉到热热的精液在你直肠内流动吗?」

「啊!我感觉到了,真是太棒了!」

「上下套动你的屁股,我想如果你收紧屁眼的话,我的鸡巴应该还可以继续操,就这样,把我的鸡巴留在你热热的屁眼里,好让它很快恢复过来。对了,你为什么不继续讲你的故事呢?」

「爹地,我不行了──坐在你的腰上,被你的鸡巴插屁眼,我的小屄又开始骚痒了,它想要让狗鸡巴插。」

「我漂亮性感的女儿赤裸地坐在我的腰上,而我的鸡巴正替她的后庭破处,同时她又讲述她和玩伴那些疯狂的游戏,例如互相玩弄身体,以及跟罗勃特交配的事,这可真是太过瘾了。来吧,女儿,我们重新开始吧!」

********************************(完)********************************

译后语:

其实英文情色小说中也有很多有特色的,像这篇通常都是对话的情色小说,我敢说,看过这种风格、或是写过这种风格的人应该不会很多。

师夷长技以制夷,可是日本人的绝活。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学学日本和西洋,好让我们的文学能够百花盛开,百家争鸣?(唔,现在的情况,可说是一面倒,我想大概只有各种流派都出高手,才可说是情色文学的全盛时期到来。)

我衷心期待会有这么一天,也期待会有一天在中国写情色小说能够为大众所接受,虽然希望还很远,先行者当义不容辞开拓进取。

又及:网上高手众多,吾有一联,一直对不上,希望各位能够帮帮忙(我也不知道这是谁写出来的)。

上联:月经带,月月带,越带越经带。

下联:年终奖,年年奖,年奖年终奖。(我对得并不是很贴切,所以才希望各位高手帮忙。)

=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