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岭情事_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欲望 >

杏花岭情事

时间:2018-03-06 23:50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一) 绵延千里的沂山,层峦叠翠,山里的泉水汇集成沂水河,蜿蜒於群山之中。河水清澈甘甜,四季不断。这里盛产水杏,名扬江北。铁子妈就住在这片山里的杏花峪村。她是个寡妇

(一)

绵延千里的沂山,层峦叠翠,山里的泉水汇集成沂水河,蜿蜒於群山之中。河水清澈甘甜,四季不断。这里盛产水杏,名扬江北。铁子妈就住在这片山里的杏花峪村。她是个寡妇。

这一天,当东山岗上刚蒙蒙亮,铁子妈就起早去驮水。她去牵圈里的驴。那驴恋栈,不肯出来。铁子妈就撅着屁股拉拽,她的脸涨红,浑圆风韵的臀部撅得得老高,冲着东方。那驴,依然纹丝不动,也跟主人一样,撅着屁股往後退。铁子妈轻呵斥,你也欺负俺,你也欺负俺!

她委屈的丢下驴绳,眼里涌出泪水,就自己肩挑着水桶出去。丈夫死两年,家里的压水井坏了无人修,儿子小铁要早起吃饭去镇上上学,铁子妈早上头件事就是去驮水。她擦着眼角,挑着水桶奔三里外的村南小河。感觉身後有动静,回头一看,她破涕为笑。原来,那头倔驴却跟在她後边,还用鼻子触了触她的屁股。

铁子妈拍拍驴脖,把水桶架搁在驴背上,嘴里说现在只有你是俺的帮手,还犯厥不听话,唉。她说着又伤心,那灰驴喷儿喷儿地响鼻,认错,顺从的跟着她走。

村口,她遇见了丈夫的哥哥高黑柱村长。高黑柱正跟两个生人也朝村南走,似是要过河去。

大伯子看见兄弟媳妇,站住了。

大哥早。铁子妈低着头,打了一下招呼。

还在驮水那?井还没修好?大伯子走过来,拍了拍驴背上的水桶。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停在了弟媳鼓鼓的胸前。铁子妈穿了件蓝底碎花的衬衫,已经穿了好几年,明显有些小了,两只挺拔的乳房把衣服撑得满满的,衣角有些上翘,却更好的凸出了她丰韵成熟的腰身。见大伯盯着自己胸前,铁子妈微微有些脸红。弟媳低头不语,高黑柱说,瞧我这记性,本答应给你修水井的,可这一忙,全忘脑後了,这样吧,今晚,我过去看一看,合计合计。

别、别,大哥忙你的吧,今晚小铁到老师家补课,我得陪他去。铁子妈委婉的说。前一阵子,这位大伯子晚上也来过一两回她家,不说修井的事,扯了很多别的。她就搂着儿子小铁念课本,复习课文,唯恐儿子撑不住睡过去了。直到大伯子自己感到无趣走了为止。

大伯子不再说什麽,目光扫了扫弟媳那张憔悴但依然娇秀的脸,转身离去时,丢下一句话,啥时候想修井捎个话。

铁子妈牵上驴继续赶路,下到小河边。卸下水桶,舀满水驮回家,然後做饭,喊儿子起床。铁子吃饱上学去後,看着桌子上的空碗盘,铁子妈不禁有些发怔,都怪自己命苦啊。

县里要出钱在杏花峪修条水渠,canovel.com把河水引到村北的荞麦田里去。一大早水利站的两个技术员就赶来查看地形,绘制地图。送走水利站的人後,太阳已经爬到头顶上了。顶着暖洋洋的太阳,高黑柱往村里赶。村子里静悄悄的,劳力都去打工,村里没剩多少人。

路过弟弟家的时候,门掩着,高黑柱停了一下,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院子里乾净利落,高黑柱直接进到屋里,瞅了瞅没人,也没动静,就回到院子里,走到压水井边,伸手压压井把,咕咚咕咚直响,却不见水上来。铁子妈正在猪圈里方便,听到院子里咕咚响,赶紧提上裤子出来,见是大伯子,不禁脸红了,赶忙背过身去系腰带。

大哥,屋里坐吧。两个人进到屋里。铁子妈倒了碗水,给大伯子递过去。高黑柱连手带碗一块握住了,虽然长年劳作,铁子妈的双手却依然白皙。铁子妈挣了一下,没挣开。高黑柱把碗放下,顺势把铁子妈抱在了怀里,伸着脸就去亲嘴。铁子妈有些慌了,拚命挣扎,躲闪。但是哪里躲得开,高黑柱喷着热气的嘴就在铁子妈左右摇摆的脸上乱拱……见铁子妈不肯顺从,高黑柱便腾出一只手往她的裤腰里伸去。铁子妈急了,抬手便往大伯子脸上抽去,随着一声脆响。两人都怔住了,喘着粗气。

高黑柱,你不是人,你在欺负我,我给婆婆说去,铁子妈气愤地说。

别这样,弟妹,我,我也是好心,想帮帮你,高黑柱支支吾吾的红着脸说。

我不用你帮,你走吧。铁子妈委屈的抽泣起来。

高黑柱没趣的走了出来,便向村委走去。路过高玉山家的时候,高玉山的女人水英正撅着屁股洗衣服,他俩是老相好了,上中学的时候就钻进玉米地里弄过。高黑柱觉得下边又支楞起来了,便走了进去。

黑柱,你可好长时间没来了,是不是跑你弟媳家去了?水英笑嘻嘻的说。

「我忙得很呢,村里啥事不找我?」高黑柱说着话,一把夺过水英手里的衣服扔进了盆里,拉着水英往屋里走,就开始解水英的扣子,「你见鬼了,大白天的,这麽猴急,等我洗完了嘛。」「等不及了」高黑柱扯开衬衣,褪下裤子,赤身裸体的走到水英的身前,一下把她推倒在床上,解开了水英的上衣,从胸罩里掏出两只大奶子,扑上去,一口咬住了水英深褐色的大奶头,用力的吮吸着咬着,「你轻点,疼……」,水英的身子扭动着。高黑柱毫不理会,一只手在另一个乳房上狠命的揉着……

「哦!奶奶要被你弄坏了,柱子,轻点!」

高黑柱在水英另一个奶头上深深地吮吸了几下,松开了水英早已经变形了的两只乳房,从胸部向下亲去,亲了亲水英那松弛的小腹,用手拉下了水英的裤子,鲜红色的内裤覆盖不住水英浓密的阴毛,内裤的边上好多卷曲的阴毛露在了外面,高黑柱用手扯了几下露在外面的阴毛,抓住内裤的两边一下子把它拉到了水英的大腿下,把头埋在了水英的两腿间。

黑柱,我下面今天还没洗呢,嗯……啊……「水英一声长一声短的呻吟起来。

黑柱的头埋在水英的阴毛中,鼻子紧贴在大阴唇间,阴部里散发出熟女的特有味道,这种尿骚味、淫液味的混合气味刺激着高黑柱的大脑,他又在水英肥厚的大阴唇上咬了几下,直起身子,把水英的内裤从脚上拉下,扔到了地上,分开她那两条肥白的大腿,把手指插进了水英的阴道,在里面扣挖着,水英刚开始还觉得还有些疼痛,随着淫液的不断涌出,她被高黑柱的手指扣着很舒服……

「老公,哦,爽!我被你弄的爽!」水英叫道。「爽!哪里爽啊?」高黑柱的手指还在动着。

「我,那里爽!」

「那里,到底是什麽地方?」高黑柱手指的动作停了下来。

「那里!是逼里爽!是我老逼里面爽!」水英的屁股往上拱着。

「那我今天就让你爽个够!」高黑柱又插进了一根手指,用力的扣挖着!

水英的大阴唇早已经分得很开了,两片黑黑的布满褶皱的小阴唇在高黑柱手指的动作下左右飞翻着,白色的淫液早已浸湿了高黑柱的两根手指。阴道口上那颗阴蒂也已经像男人的阴茎似的挺立起来。

高黑柱的手还不停地动着,随着手指的剧烈动作,水英的淫液阵阵地涌出,发出「扑哧,扑哧」响声,水英的屁股也向上拱着,两只手抓住自己的大乳房揉着,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水英的头左右晃动着,眼神已经开始迷离了,高黑柱见状,两根手指在水英的湿透的阴道内左右转了几下,水英的屁股往上狠狠的拱了几下,「哦!老公!我上来了,爽死我了!」屁股重重得砸在床上,身子还在不停得抖着。

高黑柱拔出手指,没等水英缓过气,把她身子头朝下翻了过来,看着水英的大屁股,高黑柱用手在上面拍了几下,水英知趣的把双腿跪了起来,两只手臂撑在床上,屁股间的黑黑的阴道口朝後向高黑柱张着,往外扑扑地冒着骚气。

高黑柱扶着勃起的阴茎,一下子从後面插进了水英的阴道,两只手抓住水英的屁股,阴茎在水英的阴道内狠命的插着。他一边抽插,一边看自己的阴茎在水英的阴道内一深一浅的出入,水英像只发情的母兽,屁股向後顶着,两只大乳房随着身体的动作,前後晃动着,两只大乳头已经发硬,变大。

高黑柱把身子趴在水英翘起的屁股上,两只手伸到前面,抓住两只乳头揉捏着,阴茎抽插的速度更快了!

「哦!老公,爽,我又要上来了!别停!哦!老公用力捏奶奶,我奶奶涨啊」水英呻吟道!高黑柱抓住发胀的乳房,像捏面粉团似的用力的抓捏着,他屏住一口气,阴茎在水英的阴道内用力得插了几下,龟头深深得抵住阴道深处,睾丸紧紧得一收,射出了一股精液,水英的阴道被滚烫的精液激发出的电流一下子从下身涌到了全身,「哦,哦,又上来了,啊,我又上来了……!」

高潮过後,两个人喘息着歪倒在床上,水英的屁股还在阵阵地抖着,她抓过自己的内裤,在阴道口上擦了两把流出来的淫液。

「黑柱,你比以前更猛了,我都快不行了」

高黑柱满足的转过身子,紧贴着水英的後背,抓住两只奶子又揉捏起来。

(二)

天热的真快,几天时间荞麦花就开全了,满山遍野,如雪似绒,白茫茫的望不到边,煞是好看。铁子已经放了暑假,这孩子长得真快,个头已经高过妈妈一头了,这些天一直在跟妈妈下地,干起重活累活来比妈妈还强。看着儿子英俊挺拔的身子,铁子妈恍惚就觉得好像丈夫又回来了。

这天傍晚吃过晚饭後,铁子去同学高大为家做作业,高大为去县城了,还没回来。铁子就一个人到河边玩,凉风轻轻的吹着,惬意极了。铁子乾脆脱下T恤,光着膀子吹风。天渐渐黑下来了,铁子就回家,推开大门进到院里,屋里亮着灯,屋门关着,里面却传来一阵水声。铁子从门缝里望进去,一下子惊呆了。

在昏黄的灯光下,铁子妈正在洗澡。她坐在一个盛满热水的大木盆里,正面对着铁子的方向,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双手揉搓着雪白而丰满的身体。

铁子所有的血液陡然沸腾,鸡巴一下子就硬起来了,一双眼睛牢牢的盯着那雪白的一堆美肉。那对大大的乳房白嫩而坚挺,两粒细小的乳头红红的凸起,乳房带着一颗颗的水珠,像两只振翅欲飞的白鸽,随着手指的揉搓颤巍巍的抖动。奶子下是平坦的小腹,再下面是慢慢突起的三角形肉丘,可惜两腿之间的部位淹没在水里看不到。

妈妈并没意识到有双饥饿的眼神正在注视着她,她闭着双眼,慢慢地揉搓着自己的大乳房,红红的嘴唇发出轻声的呓语。虽然读过一些关於女性生理的书,但真实的见到还是第一次,铁子的鸡巴开始涨大,顶着裤子很难受。

这时铁子妈左手已经从乳房移到两腿之间,在水中揉搓着,她的身体忽然挺直,两腿翘起,下身从水中挺出,於是铁子看到了她两腿之间那白嫩的馒头样的小丘,小丘上遍布黑色的毛发,毛发上粘着粒粒水珠,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她的手在毛发里用力搓动,嘴中发出低沉的喘息声。

铁子睁大眼睛想看清楚那阴毛下的秘密,可惜灯光太昏暗,只看到黑中隐约有红色的肉。铁子只觉得头脑中一片空白,全身忽然一颤,鸡巴突然的抖动了几下,大力地射出几股液体在裤衩里……铁子妈结束了揉搓,用毛巾抹乾了身体,开始穿衣服。铁子担心被妈妈发现自己偷看洗澡,慌张的跑到院子外边去了。

第二天,铁子跟妈妈去地里拔草。太阳热辣辣的照着,铁子眼前总是觉得白花花的,他从後面偷偷的盯着妈妈的身子,回味着昨天晚上看到的每一个细节。铁子妈见儿子两眼发呆,恍恍惚惚的,以为儿子中暑了,就对铁子说,今天早些回去吧。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