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妻少年_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艳遇 >

新妻少年

时间:2018-01-10 02:5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前言 白色的车在开向小高地的路上奔驰,这一带是砍伐山林後的山地,还没有经过整修的路,只通到小高地上。车停下来时,卷起一阵灰土。水岛令子走出车,长长的头发在秋风中飞舞

前言

白色的车在开向小高地的路上奔驰,这一带是砍伐山林後的山地,还没有经过整修的路,只通到小高地上。车停下来时,卷起一阵灰土。水岛令子走出车,长长的头发在秋风中飞舞,开始散步。

这里是完全没有人影的广大空间,但是一年後这里也变成新兴住宅区的一个角落。能来这里欣赏广大空间,今年是最後一年了。令子这样想着来到暴露的红土中留下来的小水池边。

圆圆的小水池,约四十公尺左右。绿色的水无法看到池底,唯有池面像镜子一样照出天空的情景,不想令人知道究竟有多深,令子没有理由的喜欢这个小水池。

将来在这里建造房屋时,这个小水池可能也会留在小小的公园里。canovel.com小水池四周有人行道,种上各花草树木,为这里的居民添加一个休闲的地方。可是,令子还是喜欢这样风景的水池。

来到池边时,平常没有人的地方,难得有一位先客。一位年轻的少年。卷起制服的裤管,把脚放在水里,用网捞东西。在这一带是少见的风景,水池边有篮色的塑胶筒,学生制服的上衣随便丢在旁边。令子从远方望着那位少年一段时间。

少年像生锈的弯钉一样向前倾,忘我的看着水里。大概是住在这附近的住宅区,皮肤白而有气质,有一个可爱的面孔。附近住宅区很多中产阶级的上班族,也许是这样的关系,小学生到高年级就会为功课忙,很少看到在外面玩耍的儿童。令子想起自己在北海道广大土地上成长的幼时期,望着少年独自的游戏,突然产生乡愁。少年手里的网从水里出现,被捕的猎物在网底猛跳,少年很熟练的把猎物放入塑胶筒里。

在这种小小的水池里能捕到什麽东西呢?令子慢慢走过来,轻轻抬起头向她看一眼。

「午安,你在抓什麽呢?」

「………」

少年没有回答,可是也没有接脸转开,只是毫无表情的看着令子的脸。

「啊,是螫虾,抓到这麽多了。」令子看塑胶筒说。里面大约有十只螫虾, 举起很大的剪刀在里面活动。

「你是国中生?住在这附近吗?」

「…….」

少年仍旧凝视令子不肯回答。

「你真不喜欢认话,不愿意和陌生女人谈话吗?」

少年木纳而无表情,但眉清目秀的可爱模样。可是,再仔细看时,能认为是美少年的脸,像冰凉的假面具一样没有表情,看起来就很聪明的额头下有一对凤眼,散发着分不出是锐利还是迟钝的眼光。

当这个孩子说话时,不知从嘴里会说出什麽样的话….。这个孩子笑了,不知有多麽可爱的笑容。可是照一般的情形,现在应该是上学的时间吧。

令子看一下手表,马上就要到三点钟。看起来绝不像不良少年,一定有什麽缘故跷课的,身体苗条,从後背看出孤独的身影。是受到同学的欺负吗?父母或老师知道这孩子像小学生一样独自在这里玩吗?令子对这个不肯说话的少年多少产生一些兴趣。

「在学校也是这样不和任何人说话吗?」

少年不理会令子的问题,又走进水池。令子蹲在塑胶筒前,她想等那个少年再捕捉螫虾回来。

可是令子并不是每天过着无聊的生活,更不是无法打发时间。令子二十四岁,是新婚才三个月的新娘,丈夫是将来受到瞩目的二十九岁菁英份子。

每天都生活在幸福里,而且一天的工作也很忙。上午要洗衣服扫地,到黄昏要为心爱的丈夫准备晚餐。只结婚後立刻搬到这里的新居,所以还没有亲蜜来往的邻居。开车到超市买东西後,偶而就开车到这块空地来散步,为将来梦一般的生活设想,已经成为习惯。

令子痴痴的看着塑胶筒时,少年又抓到螫虾回来。仍旧默默的坐在令子的对面,把捉来的螫虾放进筒里。刹那间放在筒里的螫虾一起跳动。

令子感到惊吓,立刻向後退,可是身体失去平衡,一只手按在土地上。纯白的上衣下隆起形成美好的乳房,发出银色的光泽。原来靠在一起的双膝分开,从迷你的紧身裙露出一点没有穿裤袜的雪白大腿。没有一点赘肉,光滑无比的大腿看起来就很柔软,充满性感大腿。

少年毫不客气的将视线射入紧身裙里,令子急忙站稳身体时,裙子里面又变成一片黑暗。可是少年的眼睛,好像到这时後才发现令子的肉体媚力,在她的身上缓慢徘徊。

米黄色的紧身裙包围性感的屁股,腰和腹部形成美妙的曲线,在上身的胸前能透出乳罩的影子。刚到达思春期的少年,这是过份刺激的成熟女人的肉体。她肩上的黑发在风中飘摇,把富有刺激的发香送入少年的鼻子里。

笑时从粉红色的柔软嘴唇间,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眼睛有明显的双眼皮,形成弧形的眉,使她的眼睛看起来很温柔。眼睑有浅蓝色的眼影,使不高不低的鼻子显得非常清爽,可以说是非常有气质的美女。少年的眼睛盯在令子美丽的脸上。可是除了好奇的眼神外,没有任何表情。

「像你这样看我,就是国中生我也会感到难为情。」

令子也感觉出少年的眼里,充满对异性的好奇心,观察她的肉体。可是,少年的眼睛里有孤独寂寞的影子,让令子觉得不能就这样走开。

「喂,你说话吧…….譬如说你的名字或年龄,还有抓这样多螫虾做什麽?」

「…….」

「你这样不说话,就不能做朋友了。」

「朋友……?」

少年终於开口说话,声音细微,仍有少年的声带。

「是啊,要不要和我做朋友呢?我最近才搬到这下面的住宅区,邻居还不大认识,还没有什麽朋友。」

「…….」

「我的名字是水岛令子…..你叫什麽名字?」

「日高…….日高和彦。」

「是和彦小弟弟。你是几年级?」

「国中一年…..」

少年确实对令子说的「做朋友」有了反应。这个孩子果然希望有朋友,好像忘记笑容的眼神,是缺少温柔…….。这种年龄的男孩,究竟想什麽呢?这样热衷的捕捉螫虾,真可爱……但他也差不多到思春期了。在他的眼里把我看成什麽样的人呢?男孩的思春期是什麽情形呢?令子想试一下,就一面看少年的表情,故意把双腿分开一些。在暗暗的紧身裙里,露出洁白性感的大腿。

「你是不喜欢和年纪大的女人做朋友吗?」

「没有不喜欢……」

少年的眼光像从树上捕捉猎物的黑豹,射入令子的裙子里。

「那麽,从现在起就做朋友吧。」

「可以是可以…….」

少年的话不多。可是,绝不是难为情,也不是对令子有戒心,逐渐在脸上出现开朗的表情。令子慢慢把腿合拢。可是少年冷漠的眼睛里更增加光泽,用思春期的男孩该有的好奇心看令子的身体。

「在这附近兜风吧,我到超市买东西回来,我的车停在这下面。」

令子觉得心情很愉快。有这样一个可爱的朋友也不错,如果他在学校受到欺负,就听他诉说苦恼。国中的功课还可以罩得住,在白天空闲时,一起在水池抓鱼也很开心…..。令子任意的幻想,对出现一个这样的朋友,心里感到很兴奋。

「要去市中心,还是喜欢美好的山景?」

「……..」

少年默默的将视线从令子的身上转到水筒,伸手到筒里时,螫虾举起大剪刀,做出反抗的态势。少年是不是仍在犹豫,还是突然出现女的朋友感到困惑。令子站起来时,少年仍旧坐在那里。

「拿出精神来,做出开朗的表情吧。」

令子一面说,一面把手向少年伸过去。可是,少年像扇走香烟的烟一样,拒绝她的手,然後突然推倒水筒,把螫虾丢在红泥土上。令子急忙跳开。螫虾好像很惊慌的在地上跳跃。少年从丢在地上的学生制服口袋里,掏出报纸包的瓶子,然後把瓶子里的液体倒在螫虾的身上。

「你看吧,很好玩的…..」

少年一面说,一面拿出打火机,点燃报纸丢到螫虾的身上。火焰立刻包围螫虾。从红黑色的盔甲冒出白烟,螫虾被烧得发出吱吱的声音。眼珠在火焰里像失去目标的潜望镜,只有活动剪刀被烧烤的螫虾,卷起尾巴拼命想逃走,像火球一样的螫虾…….。一直没有表情的少年脸上,微微出现喜悦的表情。

「很好玩吧。」

少年对令子露出笑容,再一次把酒精倒在正在燃烧的螫虾身上。红色的泥土也开始燃烧。

「这样螫虾太可怜了。」

令子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同时悄悄看少年的眼睛。在少年的瞳孔里,反应出地狱般的情景,螫虾在火烧中做最後的挣扎。这的孩子的心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学校也一定受到欺负,然後以烧死螫虾的残忍行为发泄出来……。

令子拿起空的水桶,她准备用水熄灭螫虾身上的火,然後慢慢听少年叙述苦恼。蹲在水池边用水筒捞水,水边的泥土松软,脚下不安定,令子当然不会想到,少年会从後面突然推她。精神完全集中在自己脚下,全无防备悄悄走过来的少年。

「啊!不能这样!」

少年用力推令子弯下的腰。令子没有办法站稳,手里拿着水筒,倒在水池里。水池的深度是到腰上,能立刻站起来。可是喝不少水,一直咳的说不出话来。少年露出笑容看令子,然後就这样穿着裤子走入水池里,竟然向令子发动攻击。根本来不及逃避或生气。令子被推倒,被少年抓住头发,把头浸到水里,呼吸困难,要喘气,喝进水之後又咳嗽。

「对不起…….」

只有道歉,令子觉得不道歉会被杀死,在这刹那,令子产生强烈恐惧感。少年使令子变成落汤鸡,就开始抓住领口,从水池间外拉令子。

四周没有一个人,就是逃走也会立刻被抓到。逃走後被抓回来,就不知道少年会用什麽残忍的手段。少年看令子,又做出毫无歉意的笑容。令子完全看不出少年的意图,她只想现在只有任少年摆布。

少年的精神有问题!为什麽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还能做出可爱的微笑?令子实在想不透,心里只有恐惧和必须逃走的想法,像小兔子遇到狼时的本能。在令子决心要逃走的刹那,少年的动作更快,用捕鱼套在令子的头上。

一股寒意从令子的背从掠过,心里充满恐惧感与屈辱,但没有办法甩开鱼网。少年一手拿着鱼网的柄,一手抓起没有被火烧的三只螫虾,丢进水筒里,然後穿上学生制服,左手提水筒,右手抓稳鱼网的柄,使令子无法拿开。

「去兜风吧。」

「……」

少年拉着鱼网走在前面。令子像不喜欢散步的小狗,头上套着鱼网,手握脖子前面的柄跟着走,衣服湿湿的贴在身上。秋风使令子感到寒冷,她全身颤抖,但并不完全是因为秋风的关系。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